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Google 的官方应用商店 Play Store 又一次要进入中国了

TheInformation 最近从两位知情人士那里获悉,网易正跟 Google 公司接触,可能会在国内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推出符合中国审查标准的 Play 应用商店。

从 2014 年到现在,这至少是第三次传出 Google Play 要进中国的消息了。

退出中国市场近七年,原本属于 Google 的应用和游戏分发业务早已被国内互联网巨头和手机厂商瓜分完毕。

根据应用经济研究机构 Newzoo 去年 12 月发布的报告,腾讯应用宝、360 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分列中国 Android 应用商店的前三名。

小米、华为、OPPO、vivo 凭借每年几千万不等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也在应用商店分发领域占据相当比例的市场份额。




出厂即预装在手机里的那些应用商店,能获得几乎所有的系统权限。它们获取商业收入的主要方式是,向应用或游戏开发商收取广告费。

一般而言,手机出货量越大,应用预装或商店广告位展示所需的费用也就越高。

OPPO 去年因为销量暴涨,OPPO 应用商店将计费模式由按广告位改成了按天竞价计费,上无封顶。首页中数量不多的横幅广告,单条展示一天一般需要 7 万元左右,比 2015 年翻了两倍多。

再以未上榜的魅族为例,2016 年魅族一共卖出了 2200 万台手机,虽然只比 2015 年多了 200 万却扭转了亏损局面。

魅族副总裁李楠告诉好奇心日报,除了手机硬件销售本身,魅族应用商店及软件增值业务对公司营收增长的贡献也相当可观。

相比之下,那些独立的第三方应用商店都过得不太好。

豌豆荚去年 7 月被阿里巴巴以 2 亿美元收购,这与其历史最高的 15 亿美金估值相去甚远。在 Newzoo 的这份榜单里,豌豆荚的市场份额甚至还不如需要科学上网的 Google Play Store 高。

作为四大门户网站的网易、新浪、搜狐、腾讯都在智能手机发展早期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但只有腾讯的应用宝活了下来。

除了借助 QQ、微信等社交应用流量进行推广,应用宝还跟三星、锤子、回归不久的诺基亚等厂商合作,为它们提供应用及游戏下载服务。

而网易没有自己的手机业务,无法为中国版 Play 商店提供预装。

即便是那些出货规模不及魅族的厂商,比如 360、锤子、一加、中兴等,也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应用商店收入,转而预装特别版 Google Play。

换个角度讲,网易最赚钱的手游和电商业务尚且需要在别家商店中做推广,现在联合 Google 做一个中国版 Play 商店再推广自己的游戏和电商产品,明显是舍近求远,还不一定能比前者更省钱。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很难看出网易跟 Google 合作的内在动机。

对于 Google 而言,如果真的想回归中国市场,它需要的可能不只是网易这样一个本土合作伙伴帮忙解决监管和政策问题,还要投入足够多的资金、人力和耐心。

您可能感兴趣: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