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Snap 还在亏钱,那它的市值怎么还会这么高?

根据 Snapchat 的标准,过了 35 岁就是老年人了。现在,我们中大部分“老年人”都注意到,这款照片分享聊天软件在十几岁的青少年和美国千禧一代间十分风靡。

就算你没兴趣发送自毁形象的个人裸照,觉得能让你吐出彩虹的视频也没什么意思,更没兴趣把自己的头变成墨西哥卷饼、把自己的眼睛变成闪闪发光的爱心,你可能也会有些好奇:这样一种开创性技术的价值为什么可以高达 240 亿美元。

没错,这正是 Snapchat 母公司 Snap 有限公司的市值。上市前夜,Snap 有限公司给自己股票定下了这个价格。周四第一个交易日,这支股票甚至攀升到了更高的价格,当日收盘价每股 24.48 美元,比周三晚定下的发行价(每股 17 美元)高了 44%。这是自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首次公开募股。

在这一股价的比照下,比 Snap 强大得多的竞争对手 Facebook 的股票看上就像是廉价“高值”的股票——更不用提 Google、亚马逊甚至 Netflix 等强大的互联网公司了。

财务分析与评估公司 Sageworks 联合创始人布莱恩·汉密尔顿(Brian Hamilton)说:“我觉得 Snap 被极大地高估了。”

MoffettNathanson 高级研究分析师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说 Snap 是一个“梦幻之地”。即使依照最乐观的增长预期,“也就是 220 亿美元,Snap 的股价规模也达到了其 2020 年收入的五到八倍,”他在 Snap 股价继续走高之前说,“唯一能达到那种程度的公司是 Facebook 和阿里巴巴,他们的规模很大,而且都实现了盈利。”

不管把 Snap 的利润和这些公司中的哪一家作比较都毫无意义,因为 Snap 目前还没有任何利润。Snap 2 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这家公司 2016 年亏损了 5.146 亿美元,2015 年亏损了 3.729 亿美元。自从 2011 年开始商业运作后,它每年都在亏钱,并且还发出警告称公司可能永远也不会盈利。



唯一一家可以和 Snap 对标的社交媒体公司是同样不断在亏钱的 Twitter,但 Snap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乐意有人把 Snap 和 Twitter 相提并论。虽然 Twitter 宣布用户数已达 3.19 亿,但它仍然一直挣扎于用户增长及广告收益生产的问题。Twitter 2013 年上市时股价为每股 26 美元,这周股价却跌破了每股 16 美元。

让我们大度一些,先把利润问题放到一边。那么 Snap 的收入如何呢?Snap 表示,2016 年公司获得了 4.04 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而价值 240 亿美元的股票代表的公司收入是 4.04 亿美元的 60 倍左右。

Snap 的股份营收比比 Facebook 的四倍还要高,相当于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十倍。Google 目前的股票市值是其收入的六倍多,亚马逊的股票市值仅仅只有收入的三倍,甚至飞涨的 Netflix 股票市值也不过收入的七倍。

不过和 Snap 相比,这些都是成熟的公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随着公司成立越久,这些公司的增长速度也越来越放缓。内桑森和他的同事、研究分析师佩里·戈尔德(Perry Gold)在最近给客户的一封短讯中写道:“几年来毫无收入却上市了,这公司自有其出色之处。天高任鸟飞,过往的历史没有参考作用。”

要想证明 Snap 当得起它的股价,“你得做出一些极高的假设,”汉密尔顿说,“未来十年,他们需要以每年 50% 的速度增长,利润率则要达到 25%。考虑到他们现在正亏钱亏得快,这是个非常高的要求。”他说,纵观美国商业史,很少有公司能有这样的增长速度。

但是让我们把收入也放到一边,毕竟这是家社交媒体公司,“日活跃用户”和“参与度”才是社交媒体领域的硬通货。

2016 年底,Snapchat 已经拥有了 1.58 亿日活跃用户。而 2010 年,Facebook 斥资 10 亿美元将 Snapchat 劲敌 Instagram 收入麾下时,这家与 Snapchat 最接近的社交媒体平台日活跃用户数约为 3000 万。当时这一收购价可谓相当惊人。(Facebook 早些时候曾试图以 30 亿美元收购 Snapchat,但却遭到了 Snapchat 创始人的拒绝——现在看来,这是个明智的决定。)

现在,相较投资者向 Snap 投入的资金来看,这 10 亿美元似乎很划算。根据 240 亿的市值,每位 Snap 的日活跃用户价值 152 美元,相当于 Facebook 为 Instagram 付出的近五倍。

一月,Instagram 称其日活跃用户数为 3 亿。按照 152 美元一位用户的价格,单 Instagram 一个应用如今就值 456 亿美元。

这些都是静态数据,而 Snap 向投资者兜售的是增长。Snap 的招股说明书称,2016 年 Snapchat 的用户增长率是 46%,几乎与前一年相同。如果下一年能再次实现这一增长速度,Snapchat 的用户量就将达到惊人的 2.34 亿,不过仍然少于 Instagram。

Snapchat 的故事“全是关于增长,”内桑森说,“和经济没什么关系。”

然而 Snapchat 去年第四季度的增长速度出现了急剧下滑—— Instagram 差不多就是在那时开设了自己大受欢迎的 Stories 功能,用户可以利用这一功能上传一系列照片或视频。去年前三个季度,Snapchat 平均每季度用户增长量为 1500 万,第四季度用户增长量却只有 500 万。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现在有 1.5 亿用户在使用 Instagram 的 Stories 功能。这一数量已经接近 Snapchat 全部的用户量了。

Snapchat 能再增长多少用户?除非它能突破自己年轻化的人口结构,不然它可能已经达到了上限。凯泽基金会(Kaiser Foundation)估计,2015 年 19-34 岁的年轻人占到了美国人口的 22%,也就是略微超过 7000 万。Snapchat 在美国的用户量已经将近这个数字了。

或许,即使 Snap 的用户不会再出现那么大量的增长,但公司可以从每个用户身上榨出更多的收入。MoffettNathanson 的分析指出,目前 Snap 在美国的每位用户平均每年能为其带来 5.83 美元,而 Facebook 北美用户每人每年平均能为其带来 12.81 美元——也就是说,Snap 还有大量的增长空间。

但是,就算每人每年为公司带来的收入能够翻倍,Snap 的市值也还和 Facebook 差得远。

当然,正是超高的收入和用户增长预期,令 Snap 站到了在估值上更成熟的成功社交媒体公司的行列之中。

不过也有少数分析师曾公开表示,他们认为 Snap 目前的股价还是被低估了(我找了其中一些)。我看到的最看好 Snap 的报告预计是 Snap 的市值可达 300 亿美元。但这份报告对 Snap 的收入预期非常高,认为 Snap 能在 2018 年达到 38 亿美元的收入。

戈尔德表示,一些投资者买进了 Snap 的新股,但并不打算长期持有 Snap。“人们说,他们会等到 Snap 的股票市值攀升到特别高的价位,然后再反过来做空,”他说,“他们认为,Snap 的股价一开始会特别高,但接下来几个季度很有可能会陷入困境。”

尽管有许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针对青少年的特点,但从更深刻的层面上来说,Snapchat 正在改变年轻人交流沟通的方式,用影像取代言语。“Snapchat 已经建设起了一个很棒的捕鼠器,”内桑森说,“它很迷人、很有趣,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

这样一个故事显然对急切地想要找到下一个热门社交媒体公司的投资者很有吸引力。至于他们是想很快抛售 Snap 的股票还钱,还是想长期持有 Snap 的股票,这还有待观察。

“在我看来,这挺像 Twitter 的,”汉密尔顿说,“我担心,投资者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看到 Snap 出现有意义的增值——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

而内桑森和戈尔德所能想到最好的情况是:Snap 的市值并不能算是“明显疯了”。


您可能感兴趣:







世界首款即时翻译耳机接受预定

想要和国外友人无障碍对话么?或许 Pilot 可以帮到你。这款耳机发布初期是通过众筹完成的,现在开始接受预定,价格是 249 美金,并且确认在夏天会正式出货。实际上,目前市场上有很多即时翻译的 App,谷歌 Google Translate 和微软的 Skype Translator 都有类似的功能,但是 Waverly Labs 的 Pilot 是以硬件的方式切入,更容易被用户所接受。
Pilot 智能耳机的硬件包含了双重降噪的迷你麦克风以及过滤周边噪音与杂音的模块,它采用了语音识别、机器翻译以及语音合成等技术,除了生产制造在深圳之外,所有设计研发都是在美国完成的。



Pilot 即时翻译耳机,通过蓝牙技术连接智能手机;左耳机负责即时接收对方的语言,并传送到手机专用 App 翻译,再把翻译结果传到右耳机读出。目前这款产品支持五种语言,分别是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而中文的,需要等到明年才行。不过这应该是个挑战巨大的工程。另外,翻译的流畅度还有待确认,翻译的效果还取决于云端处理的速度。
Pilot 神奇耳机除了具备翻译能力外,也可以当作一般音乐耳机使用;提供红、黑、白共三款颜色选择。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Snap 上市第一天股价就涨了 40%,他们还要做无人机

当地时间 3 月 2 日,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里里外外挂上了大幅的亮黄色装饰画——这是阅后即焚软件 Snapchat 的母公司 Snap 的主色调。



上午 11 点,公司创始人 Evan Spiegel 站在大屏幕前敲钟,Snap 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 SNAP。

开盘前 Snap 给出的股票价格是 17 美元每股,公司估值达到 240 亿美元。更早的时候这个数字一度达到过 250 亿美元。

实际上的开盘价更高,达到了 24 美元,相比 17 美元涨幅 41.2%。按照这个价格计算,Snap 的市值超过了 330 亿美元,几乎是 Twitter 的 3 倍。

到现在,Snap 的股价在 24.5 美元左右,最高飙升到 25.99 美元。

这是华尔街今年第一笔、也是 2014 年阿里巴巴之后最大的一笔科技类 IPO,从开盘后的股价你也能看出市场的反应热烈。在交易大厅中,Snap 摆放了卖智能眼镜的黄色售卖机,一些交易员也戴着 Spectacles 眼镜。



有人认为一片向好的氛围隐藏了风险。华威商学院教授 John Colley 评价说,Snap 是受益于“持有过多资金的机构和个人”,“高估值更体现了流动性而非远大的前景……更像是热钱在追捧 Snap 这样的高风险投资选择。”

Snap 也的确在亏损。公司 2016 年的营收是 4.06 亿美元,亏损 5.15 亿美元,比营收还多。它被看好的地方在于,这个社交网络抓住了年轻人,而且用户规模还在增长。上市前最后一个季度,成立六年的 Snap 有 1.61 亿用户每天使用它,增长了 48%。Snap 也常常被拿来和 Facebook 对比,创始人 Spiegel 被比作小一代的扎克伯格。

但 Snap 自己认定是一家相机公司。“我们相信重新发明相机是代表我们改善人们生活、交流方式的最好的机会。”Snap 在招股书最开始的地方这么形容自己。

Spectacles 眼镜在招股书中也被提及 45 次,Snap 说他们计划今年扩大这款智能眼镜的销售。眼镜售价 130 美元,不到 Google Glass 的十分之一。唯一的功能是录像,拍摄好的 10 秒视频能直接传输到 Snapchat 上去。相比已经失败的 Google Glass,它更像一个简单易用的玩具。

而 Snap 也打算围绕相机做更多的产品。据《华尔街日报》和 Tech Crunch,无人机和 360 度相机也将成为 Snap 的新业务,这两个新产品没有明确的上市时间,还处在早期的研发阶段。按照 Spectacles 的思路,无人机和相机也会更注重好玩和易用。

不过 Snap 自己也对硬件产品没有十足信心,在招股书中把 Spectacles 列为了风险因素,表示无法确保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成功。

无论是无人机、360 度相机还是智能眼镜,目前还没有一个厂商们能真的大获成功。原因在于这几个产品很难触及到普通的消费人群。比如无人机,为大疆提供营收的还主要是有专业拍摄需求的那部分人,而一开始说要做拍照无人机的 Lily 已经宣布破产了。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亚马逊和 Google 据说都想让智能音响增加语音通话功能

微信、Skype 等即时通讯应用普遍支持的网络语音通话功能,可能会变成智能音响上的一个服务。

科技博客 Re/code 援引信源消息称,亚马逊计划在几个月后推出一款新的 Echo 音响,可以让用户通过语音指令相互拨打网络语音电话。从上个月开始,亚马逊就在内测新产品。

有些事情还不清楚,包括新产品的设计,用户的使用方式等。例如新的 Echo 是否会新增一个特别的打电话按钮,用户是否需要在智能音响上同步自己的手机号码、通讯录,以便可以拨打电话。

在已经支持的音乐播放、叫外卖等上万服务之外,网络通话听上去是个不错的功能。亚马逊可能是想要 Echo 在家里可以取代家用电话、座机等功能。不过,由于这项功能面临着隐私和监管的相关问题,亚马逊可能不会正式推出。

上个月,《华尔街日报》爆料称,亚马逊和 Google 原本计划在今年给旗下的智能音响添加网络语音通话,但因为涉及到用户隐私、电信监管等因素而搁置下来。亚马逊对这项功能可能很有兴趣,据说从 2015 年就开始了研发。



但新 Echo 的推出看起来更像一回事了。从去年年底开始,亚马逊接连 3 次被爆出要出新款 Echo 音响,会跟前代产品不同。如果这些消息属实,这将是 Echo 系列的第三代产品。上一代两款产品 Echo Dot 和 Amazon Tap 在去年 3 月份推出,主打的卖点之一是便宜。

新 Echo 的产品设计似乎还没有确定,有说要增加 7 英寸触摸屏,也有说要增加摄像头,现在还说要增加网络语音通话功能,看起来亚马逊还在调试具体的产品形态和功能。如果亚马逊按照 1 年发售 1 代 Echo 产品的话,接下来几个月可能会发新品。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布达佩斯退出 2024 奥运申办,奥运不再是你想的样子

不夸张的说,2008 年奥运会已成为奥运历史上一个分水岭。因为很难想象再此之后,会再有主办方倾举国之力来举办一次奥运会了。

作为现代奥运会的发起国之一,匈牙利政府已经宣布放弃了 2024 奥运会申办权,布达佩斯成为继美国波士顿、德国汉堡、意大利罗马后第四个弃权的主办城市。这一决定是在经过了全民公投后作出的让步,一个反对申奥的匈牙利非政党团体 “Momentum” 在二月中旬收集 26.6 万人签名的请愿书,这个数字是匈牙利法律规定的公投发起所需请愿人数的近两倍。

“举办奥运会关系到每个纳税人,因此必须尊重全民公投的最终决定。” Momentum 组织领导者 Andras Fekete-Gyor 表示。匈牙利人民认为政府无力承受这一预计耗费数十亿美元的项目,随之而来的大兴土木建设也可能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后奥运时代的里约就是摆在眼前的前车之鉴。



而此前接连退出申奥的波士顿、汉堡和罗马也都是办赛成本超支的问题,德国汉堡也同样举行了公投活动。

从 2008 年国人印象中百年圆梦的香饽饽,到如今只剩下巴黎、洛杉矶两家竞争的烫手山芋,奥运会赚不赚钱的讨论,至少从主办城市的角度已经给出答案了。或者换句话说,在未来奥运主办的主题和思路都要变一变了。不出意外,北京奥运将成为你记忆中最璀璨的一届奥运会。



关于奥运会如何变成一门生意,现在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你可能会看到一些看起来冲突的数据和事实。

比如说,虽然里约奥运的收视率比往年差很多,但却是有史以来广告卖的最好的。体育相比其他内容依然是电视转播的优质资源,但从电视收视的整体环境看,好时光确实一去不返了。

电视观众的平均年龄在不断上升,这对于奥运赞助商的积极性也是不小的打击。在举办地之外的市场里,奥运已经不再是广告商非得拼着去钻政策漏洞也要赶的热点了。

以中国观众为例,对奥运会的关注度在 2008 年已达到顶点,奥运那种令人激动地不能自已的魔力已经消失了,我们在微博、在朋友圈谈论转发的并不是这项全人类赛事本身,而是表情包、是段子和语录。

至于眼前的东京奥运会,据说已经超过北京成为最吸金的一届奥运会,至少已得到了 34.5 亿美元的赞助(这个数据还在继续上升),但同样不能被忽略的一条消息是:2020 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会长、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在参加电视节目时表示,东京奥运会的运营费用将由计划的约 3000 亿日元大幅增至约 5000 亿日元。为了确保收支平衡,东京奥运需要寻找更多赞助商。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