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布达佩斯退出 2024 奥运申办,奥运不再是你想的样子

不夸张的说,2008 年奥运会已成为奥运历史上一个分水岭。因为很难想象再此之后,会再有主办方倾举国之力来举办一次奥运会了。

作为现代奥运会的发起国之一,匈牙利政府已经宣布放弃了 2024 奥运会申办权,布达佩斯成为继美国波士顿、德国汉堡、意大利罗马后第四个弃权的主办城市。这一决定是在经过了全民公投后作出的让步,一个反对申奥的匈牙利非政党团体 “Momentum” 在二月中旬收集 26.6 万人签名的请愿书,这个数字是匈牙利法律规定的公投发起所需请愿人数的近两倍。

“举办奥运会关系到每个纳税人,因此必须尊重全民公投的最终决定。” Momentum 组织领导者 Andras Fekete-Gyor 表示。匈牙利人民认为政府无力承受这一预计耗费数十亿美元的项目,随之而来的大兴土木建设也可能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后奥运时代的里约就是摆在眼前的前车之鉴。



而此前接连退出申奥的波士顿、汉堡和罗马也都是办赛成本超支的问题,德国汉堡也同样举行了公投活动。

从 2008 年国人印象中百年圆梦的香饽饽,到如今只剩下巴黎、洛杉矶两家竞争的烫手山芋,奥运会赚不赚钱的讨论,至少从主办城市的角度已经给出答案了。或者换句话说,在未来奥运主办的主题和思路都要变一变了。不出意外,北京奥运将成为你记忆中最璀璨的一届奥运会。



关于奥运会如何变成一门生意,现在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你可能会看到一些看起来冲突的数据和事实。

比如说,虽然里约奥运的收视率比往年差很多,但却是有史以来广告卖的最好的。体育相比其他内容依然是电视转播的优质资源,但从电视收视的整体环境看,好时光确实一去不返了。

电视观众的平均年龄在不断上升,这对于奥运赞助商的积极性也是不小的打击。在举办地之外的市场里,奥运已经不再是广告商非得拼着去钻政策漏洞也要赶的热点了。

以中国观众为例,对奥运会的关注度在 2008 年已达到顶点,奥运那种令人激动地不能自已的魔力已经消失了,我们在微博、在朋友圈谈论转发的并不是这项全人类赛事本身,而是表情包、是段子和语录。

至于眼前的东京奥运会,据说已经超过北京成为最吸金的一届奥运会,至少已得到了 34.5 亿美元的赞助(这个数据还在继续上升),但同样不能被忽略的一条消息是:2020 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会长、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在参加电视节目时表示,东京奥运会的运营费用将由计划的约 3000 亿日元大幅增至约 5000 亿日元。为了确保收支平衡,东京奥运需要寻找更多赞助商。

您可能感兴趣:






Xbox One 出了新的会员服务,按月给钱玩游戏?

微软在 Xbox One 主机上推出了新的包月服务 Xbox Game Pass,开始做“游戏订阅”了。

不是按照单个游戏付费,而是每月交 10 美元(约 68 元),就可以在 Xbox One 主机上玩到 100 多款游戏。



新服务看起来不错。

在主机游戏开发商方面,除了微软自家的 Microsoft Studios 外,官网提到了 2K、卡普空、SEGA、万代南梦宫等 11 家知名的游戏开发商。目前确认会上线的游戏覆盖了 Xbox One 和 Xbox 360 的游戏,其中有不少大作,包括《光晕 5:守护者》、《NBA 2K16》、《收获日 2》、和《剑魂 2》等 10 部。

微软这项新服务每月会更新游戏作品。因此,如果会员对 Xbox Game Pass 内的游戏感兴趣,购买时可以享受到购买优惠,游戏本身打 8 折,后续新的资料片打 9 折。

类似的包月服务,主机厂商和主机游戏开发商已经有不少先例。

索尼在 3 年前推出了 PS Now,支持 450 多款 PS 3 游戏;游戏公司 EA 也有相似的 EA/Origin Access 服务。

但微软的 Xbox Game Pass 包月服务跟索尼的 PS Now 不同,购买了这项服务后,Xbox One 主机的用户还是需要将游戏下载到本地主机上,而索尼不需要下载,通过后端的服务器直接在云端提供游戏。这也是索尼的 PS Now 服务最被诟病的问题,连接不稳定。

微软称,Xbox Game Pass 这项新服务预计将在今年春季发布,但没有公布具体上线时间。


新的 Xbox Game Pass 更主要的目标看起来是为了鼓励玩家体验,并且以折扣优惠卖更多的游戏,这对于主机的销量功能可能有限。

销量对于微软的 Xbox One 主机来说,还是摆在眼前最重要的问题。靠低价销售主机,加上捆绑游戏,确实能在短期内将销量推上去,但始终比不上竞争对手索尼。PS4 仍旧是目前卖得最好的主机,去年的圣诞购物季销售量还创了纪录。

微软提升销量的机会,可能就是今年圣诞季会推出的新主机天蝎座了。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Pokémon公司将推出新手游,鲤鱼王成了主角

鲤鱼王是《精灵宝可梦》中一种相当弱小却拥有极高知名度的精灵。虽然它只会不停跳来跳去,几乎没什么攻击的绝招,不过呆呆的眼神,再加上进化后的逆袭,让它和呆呆兽、可达鸭等一样拥有了迷之人气和存在感。

Pokémon 公司就将以鲤鱼王为主角,推出一款《精灵宝可梦》衍生手游《跳跃吧!鲤鱼王!》,游戏的宣传网站已经公开。

不过不同于一般的网站游戏预告,整个游戏新作的讯息都是以一纸新闻呈现的。


“新闻”的标题名为《号外!迷之洞出现!!在和平的小镇上,这到底是……?!》。根据这则报道,某月某日,一位 27 岁的钓鱼者在小镇发现了最大宽度约为 90 厘米(这就是鲤鱼王在《精灵宝可梦》游戏里的长度)的两个奇怪的洞。他表示自己早上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并感受到轻微的震动。当他去查看声音来源时,就看到了地上有着神秘形状的洞。当地政府目前正在调查真相。

在整个新闻版面的左下角还有一则鲤鱼王外形的鲷鱼烧广告,如果你点击这则广告,就会打开一个会自动播放《 I LOVE 鲤鱼王》歌曲的页面——这是官方在去年 7 月为鲤鱼王推出的呆萌主题歌曲。


负责开发这款游戏的是一家位于东京的独立游戏开发商 Select Button,此前曾经推出过一款下载超过 500 万的魔性休闲游戏《活下去!翻车鱼!》。在这款操作简单的像素风格的手游中,玩家要养成一只看起来相当蠢萌的翻车鱼,并且努力把它养成世界最大的 2.5 吨级别。

不过虽然说是养成,但游戏在设计上也会“鼓励”玩家不停地让翻车鱼死,从而收集翻车鱼的死亡图鉴。玩家会遇到翻车鱼因水太冷而死、吃太多墨鱼而死、受到落水时的冲击而死等各种各样充满槽点的死法。在翻车鱼死亡后,玩家将收到一笔补偿金,然后再次开始。因此玩家也会陷入一种既想让它死又想让它活的烦恼之中。

这次的新游戏《跳跃吧!鲤鱼王!》和《活下去!翻车鱼!》的名字十分相似,虽然官方这次没有公布具体的玩法,不过很有可能它也会是一款很魔性的游戏。

这款手游预计在今年春季上线,并且会登陆 iOS 和 Android 平台。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出差的人越来越多用 Uber、Airbnb 打车订房


Uber 和 Airbnb 提供的服务早已不新鲜了,但在差旅领域,这两项服务进入得并不快。

最近差旅服务公司 Certify 和全球差旅协会分别发布了 2016 年差旅用户的数据报告,过去一年,他们的使用习惯发生了一点大的变化。



根据 Certify 的调查数据显示,2016 年最后一个季度,Uber 成为了美国差旅用户最喜欢用到的出行服务。它的比例占到了 52%,如果再算上 4% 使用 Lyft 服务的差旅用户,使用打车软件打车的用户比例占到了 56%,超过了传统的租车和出租车服务。相较于去年同期,这个比例增长了 33%。

这也让打车软件提供的出行服务第一次成为差旅用户的首选服务。

此外,全球差旅协会调查了 2016 年美国、墨西哥、德国及日本等 8 个市场上差旅用户的使用习惯,报告发现尽管目前近 7 成企业不报销企业员工在 Uber、Airbnb 上支出的费用,但这个比例在减少。

自 2016 年 6 月以来,为员工报销打车软件(Uber 和 Lyft )打车费的企业数量增长了近 15%,报销在 Airbnb 等类似住宿预订平台费用的企业数量也增加了 20%。

此外,该协会的另一份报告发现,调查中有 24% 企业新出政策支持报销 Uber、Airbnb 这类平台产生的差旅费用,但只有 12% 的员工相信这些政策是有效的。

尽管目前仍有 7 成公司不允许员工出差时使用共享经济平台提供的服务,但差旅用户更愿意使用这些平台的服务。

传统的酒店主要争取经常出差的人群,这些人通过公务出差累积酒店积分、成为高级会员。当自己出去玩的时候可以用积分换免费房间、升级到更好的房间、获得免费早餐。

但对于一些没有明确差旅报销政策、没有和连锁酒店集团谈下协议价的小公司来说,使用 Uber 或 Airbnb 来打车或订房间是更经济的一种选择。

2016 年第三季度,差旅用户平均每单 Uber 的费用约 24.75 美元,Lyft 约 24.99 美元,而相比较而言出租车则更贵一些,平均费用为 34.62 美元。

而作为一个有持续出行需求的用户群体,Uber、Airbnb、滴滴等公司近两年也开始与酒店、差旅公司合作。

Uber 2015 年就开始与喜达屋酒店合作,允许酒店会员打车换酒店积分。而 Airbnb 也找来美国运通商旅、法国嘉信力等差旅公司合作,为差旅客户预定报销提供服务,并先后找多家航空公司合作,预定 Airbnb 房间累计航空积分,其中包括全美第二大航空公司达美航空等。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腾讯看上了印尼的一家出行公司,除了打车之外它有什么特别?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盯上了东南亚市场,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根据 The information 的报道,腾讯正在与印尼最大的“摩的”应用 Go-Jek 谈判,准备投资。




Go-Jek 正式成立于 2010 年,最开始它只是一个出行应用,通过当地的摩托车驾驶员来满足用户的即时性需求的服务,目前平台的摩托车资源数量超过 20 万辆。

随后它的业务线扩展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购物、配送食物、快递包裹、家政保洁、美容护理甚至是按摩服务( GO-Massage)等方面。Go-Jek 在 2015 年 4 月推出的 Go-Food 服务已经和 15000 多家餐厅结合,其中包括了 20 多种餐厅分类。它直接整合在了打车服务 Go-Jek 当中,在应用当中你能通过“Near me”选择距离自己最近的餐馆。

由于印尼当地电子信用卡的渗透率不足 2%,去年四月, 他们还发布了自己的电子钱包—— Go Pay,目前已经成为了印尼当地的主流支付方式。

此外,Go-Jek 通过收购公司来拓展自己的业务范围,收购了印度的一家医疗保健创业公司 Pianta 以及印尼医疗健康企业 HaloDoc。HaloDoc 原本是印尼一家医疗科技公司,用户可以在平台上申请医疗实验服务,通过聊天、语音和视频通话与医疗专业人士沟通。完成这几笔收购之后,Go-Jek 也开始尝试进军医疗服务方面(比如药物配送)等。

Go Jek 背后的主要投资方是红杉资本,在上轮融资当中,融资总额超过 5.5. 亿美元,估值超过了 13 亿美元,是印尼地区出现的第一个独角兽企业。

不过,在东南亚市场,它仍然面临着非常激烈的竞争,来自新加坡的打车公司 Grab 拿到了滴滴出行和软银集团的大额融资。本月初,Grab 称它会在接下来的四年内在印尼市场投资 7 亿美元,Uber 退出中国市场后,也将通过和本地的士合作等方式来提高在这个市场的存在感。

印尼是东南亚地区中人数众多的国家,它一共拥有 2.5 亿人口。根据淡马锡的一项调研表明,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人数将在 2020 年达到 4.8 亿。印尼的打车市场也将从 2015 年的 8 亿美元扩大到 56 亿美元。

在中国出行市场大局已定、需求逐渐饱和的形势下,东南亚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增长空间是吸引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中国互联万企业在海外寻求投资的重要原因。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Google 的官方应用商店 Play Store 又一次要进入中国了

TheInformation 最近从两位知情人士那里获悉,网易正跟 Google 公司接触,可能会在国内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推出符合中国审查标准的 Play 应用商店。

从 2014 年到现在,这至少是第三次传出 Google Play 要进中国的消息了。

退出中国市场近七年,原本属于 Google 的应用和游戏分发业务早已被国内互联网巨头和手机厂商瓜分完毕。

根据应用经济研究机构 Newzoo 去年 12 月发布的报告,腾讯应用宝、360 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分列中国 Android 应用商店的前三名。

小米、华为、OPPO、vivo 凭借每年几千万不等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也在应用商店分发领域占据相当比例的市场份额。




出厂即预装在手机里的那些应用商店,能获得几乎所有的系统权限。它们获取商业收入的主要方式是,向应用或游戏开发商收取广告费。

一般而言,手机出货量越大,应用预装或商店广告位展示所需的费用也就越高。

OPPO 去年因为销量暴涨,OPPO 应用商店将计费模式由按广告位改成了按天竞价计费,上无封顶。首页中数量不多的横幅广告,单条展示一天一般需要 7 万元左右,比 2015 年翻了两倍多。

再以未上榜的魅族为例,2016 年魅族一共卖出了 2200 万台手机,虽然只比 2015 年多了 200 万却扭转了亏损局面。

魅族副总裁李楠告诉好奇心日报,除了手机硬件销售本身,魅族应用商店及软件增值业务对公司营收增长的贡献也相当可观。

相比之下,那些独立的第三方应用商店都过得不太好。

豌豆荚去年 7 月被阿里巴巴以 2 亿美元收购,这与其历史最高的 15 亿美金估值相去甚远。在 Newzoo 的这份榜单里,豌豆荚的市场份额甚至还不如需要科学上网的 Google Play Store 高。

作为四大门户网站的网易、新浪、搜狐、腾讯都在智能手机发展早期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但只有腾讯的应用宝活了下来。

除了借助 QQ、微信等社交应用流量进行推广,应用宝还跟三星、锤子、回归不久的诺基亚等厂商合作,为它们提供应用及游戏下载服务。

而网易没有自己的手机业务,无法为中国版 Play 商店提供预装。

即便是那些出货规模不及魅族的厂商,比如 360、锤子、一加、中兴等,也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应用商店收入,转而预装特别版 Google Play。

换个角度讲,网易最赚钱的手游和电商业务尚且需要在别家商店中做推广,现在联合 Google 做一个中国版 Play 商店再推广自己的游戏和电商产品,明显是舍近求远,还不一定能比前者更省钱。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很难看出网易跟 Google 合作的内在动机。

对于 Google 而言,如果真的想回归中国市场,它需要的可能不只是网易这样一个本土合作伙伴帮忙解决监管和政策问题,还要投入足够多的资金、人力和耐心。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Facebook 看准了单身人群,刚分手可能还会看到更多旅行广告

刚分手的人们,你们在Facebook 眼中更值钱。

Facebook 日前在博客上发布了一份关于单身狗的数据报告,当然在这份报告中,它也看上了单身狗们空闲时间的商业价值。

这份报告的数据主要来自于英国、法国、荷兰等五个国家的用户数据。Facebook 从用户中筛选出那些在 Facebook 上公开表达自己分手的用户数据得出结论称,刚分手的用户上 Facebook 的频率会比恋爱时高。这意味着单身狗们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可以卖给广告主。




博客中 Facebook专门为广告客户们提出了些广告投放建议。

Facebook 称通过统计调查发现,分手的人购买旅行产品的意愿更强。尤其是刚分手一个月的用户他们分手后购买与旅行相关产品的数量较一个月分手以前多了 25%。55% 的受访者称,旅行可以帮助他们从上一段恋情中缓过来。

Facebook 在博客中建议客户给这部分单身狗们定向都放旅行产品的广告,它会收到不错的效果。

这个每天全球有 12 亿人在使用的社交网站,它的用户增长已经快接近天花板。

前不久 Facebook 刚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去年第四季度营收 88.09 亿美元,增长达 51%,但这个增长速度从去年第三季度就开始放慢了。要想保住未来的增长,为扎克伯格做 VR、人工智能赢得一些时间,从现在的用户身上赚更多点钱成为了 Facebook 现在想出来的办法。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