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星期日

Snap 还在亏钱,那它的市值怎么还会这么高?

根据 Snapchat 的标准,过了 35 岁就是老年人了。现在,我们中大部分“老年人”都注意到,这款照片分享聊天软件在十几岁的青少年和美国千禧一代间十分风靡。

就算你没兴趣发送自毁形象的个人裸照,觉得能让你吐出彩虹的视频也没什么意思,更没兴趣把自己的头变成墨西哥卷饼、把自己的眼睛变成闪闪发光的爱心,你可能也会有些好奇:这样一种开创性技术的价值为什么可以高达 240 亿美元。

没错,这正是 Snapchat 母公司 Snap 有限公司的市值。上市前夜,Snap 有限公司给自己股票定下了这个价格。周四第一个交易日,这支股票甚至攀升到了更高的价格,当日收盘价每股 24.48 美元,比周三晚定下的发行价(每股 17 美元)高了 44%。这是自 2014 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首次公开募股。

在这一股价的比照下,比 Snap 强大得多的竞争对手 Facebook 的股票看上就像是廉价“高值”的股票——更不用提 Google、亚马逊甚至 Netflix 等强大的互联网公司了。

财务分析与评估公司 Sageworks 联合创始人布莱恩·汉密尔顿(Brian Hamilton)说:“我觉得 Snap 被极大地高估了。”

MoffettNathanson 高级研究分析师迈克尔·内桑森(Michael Nathanson)说 Snap 是一个“梦幻之地”。即使依照最乐观的增长预期,“也就是 220 亿美元,Snap 的股价规模也达到了其 2020 年收入的五到八倍,”他在 Snap 股价继续走高之前说,“唯一能达到那种程度的公司是 Facebook 和阿里巴巴,他们的规模很大,而且都实现了盈利。”

不管把 Snap 的利润和这些公司中的哪一家作比较都毫无意义,因为 Snap 目前还没有任何利润。Snap 2 月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这家公司 2016 年亏损了 5.146 亿美元,2015 年亏损了 3.729 亿美元。自从 2011 年开始商业运作后,它每年都在亏钱,并且还发出警告称公司可能永远也不会盈利。



唯一一家可以和 Snap 对标的社交媒体公司是同样不断在亏钱的 Twitter,但 Snap 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乐意有人把 Snap 和 Twitter 相提并论。虽然 Twitter 宣布用户数已达 3.19 亿,但它仍然一直挣扎于用户增长及广告收益生产的问题。Twitter 2013 年上市时股价为每股 26 美元,这周股价却跌破了每股 16 美元。

让我们大度一些,先把利润问题放到一边。那么 Snap 的收入如何呢?Snap 表示,2016 年公司获得了 4.04 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而价值 240 亿美元的股票代表的公司收入是 4.04 亿美元的 60 倍左右。

Snap 的股份营收比比 Facebook 的四倍还要高,相当于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的十倍。Google 目前的股票市值是其收入的六倍多,亚马逊的股票市值仅仅只有收入的三倍,甚至飞涨的 Netflix 股票市值也不过收入的七倍。

不过和 Snap 相比,这些都是成熟的公司。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随着公司成立越久,这些公司的增长速度也越来越放缓。内桑森和他的同事、研究分析师佩里·戈尔德(Perry Gold)在最近给客户的一封短讯中写道:“几年来毫无收入却上市了,这公司自有其出色之处。天高任鸟飞,过往的历史没有参考作用。”

要想证明 Snap 当得起它的股价,“你得做出一些极高的假设,”汉密尔顿说,“未来十年,他们需要以每年 50% 的速度增长,利润率则要达到 25%。考虑到他们现在正亏钱亏得快,这是个非常高的要求。”他说,纵观美国商业史,很少有公司能有这样的增长速度。

但是让我们把收入也放到一边,毕竟这是家社交媒体公司,“日活跃用户”和“参与度”才是社交媒体领域的硬通货。

2016 年底,Snapchat 已经拥有了 1.58 亿日活跃用户。而 2010 年,Facebook 斥资 10 亿美元将 Snapchat 劲敌 Instagram 收入麾下时,这家与 Snapchat 最接近的社交媒体平台日活跃用户数约为 3000 万。当时这一收购价可谓相当惊人。(Facebook 早些时候曾试图以 30 亿美元收购 Snapchat,但却遭到了 Snapchat 创始人的拒绝——现在看来,这是个明智的决定。)

现在,相较投资者向 Snap 投入的资金来看,这 10 亿美元似乎很划算。根据 240 亿的市值,每位 Snap 的日活跃用户价值 152 美元,相当于 Facebook 为 Instagram 付出的近五倍。

一月,Instagram 称其日活跃用户数为 3 亿。按照 152 美元一位用户的价格,单 Instagram 一个应用如今就值 456 亿美元。

这些都是静态数据,而 Snap 向投资者兜售的是增长。Snap 的招股说明书称,2016 年 Snapchat 的用户增长率是 46%,几乎与前一年相同。如果下一年能再次实现这一增长速度,Snapchat 的用户量就将达到惊人的 2.34 亿,不过仍然少于 Instagram。

Snapchat 的故事“全是关于增长,”内桑森说,“和经济没什么关系。”

然而 Snapchat 去年第四季度的增长速度出现了急剧下滑—— Instagram 差不多就是在那时开设了自己大受欢迎的 Stories 功能,用户可以利用这一功能上传一系列照片或视频。去年前三个季度,Snapchat 平均每季度用户增长量为 1500 万,第四季度用户增长量却只有 500 万。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现在有 1.5 亿用户在使用 Instagram 的 Stories 功能。这一数量已经接近 Snapchat 全部的用户量了。

Snapchat 能再增长多少用户?除非它能突破自己年轻化的人口结构,不然它可能已经达到了上限。凯泽基金会(Kaiser Foundation)估计,2015 年 19-34 岁的年轻人占到了美国人口的 22%,也就是略微超过 7000 万。Snapchat 在美国的用户量已经将近这个数字了。

或许,即使 Snap 的用户不会再出现那么大量的增长,但公司可以从每个用户身上榨出更多的收入。MoffettNathanson 的分析指出,目前 Snap 在美国的每位用户平均每年能为其带来 5.83 美元,而 Facebook 北美用户每人每年平均能为其带来 12.81 美元——也就是说,Snap 还有大量的增长空间。

但是,就算每人每年为公司带来的收入能够翻倍,Snap 的市值也还和 Facebook 差得远。

当然,正是超高的收入和用户增长预期,令 Snap 站到了在估值上更成熟的成功社交媒体公司的行列之中。

不过也有少数分析师曾公开表示,他们认为 Snap 目前的股价还是被低估了(我找了其中一些)。我看到的最看好 Snap 的报告预计是 Snap 的市值可达 300 亿美元。但这份报告对 Snap 的收入预期非常高,认为 Snap 能在 2018 年达到 38 亿美元的收入。

戈尔德表示,一些投资者买进了 Snap 的新股,但并不打算长期持有 Snap。“人们说,他们会等到 Snap 的股票市值攀升到特别高的价位,然后再反过来做空,”他说,“他们认为,Snap 的股价一开始会特别高,但接下来几个季度很有可能会陷入困境。”

尽管有许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针对青少年的特点,但从更深刻的层面上来说,Snapchat 正在改变年轻人交流沟通的方式,用影像取代言语。“Snapchat 已经建设起了一个很棒的捕鼠器,”内桑森说,“它很迷人、很有趣,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

这样一个故事显然对急切地想要找到下一个热门社交媒体公司的投资者很有吸引力。至于他们是想很快抛售 Snap 的股票还钱,还是想长期持有 Snap 的股票,这还有待观察。

“在我看来,这挺像 Twitter 的,”汉密尔顿说,“我担心,投资者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才能看到 Snap 出现有意义的增值——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

而内桑森和戈尔德所能想到最好的情况是:Snap 的市值并不能算是“明显疯了”。


您可能感兴趣:







世界首款即时翻译耳机接受预定

想要和国外友人无障碍对话么?或许 Pilot 可以帮到你。这款耳机发布初期是通过众筹完成的,现在开始接受预定,价格是 249 美金,并且确认在夏天会正式出货。实际上,目前市场上有很多即时翻译的 App,谷歌 Google Translate 和微软的 Skype Translator 都有类似的功能,但是 Waverly Labs 的 Pilot 是以硬件的方式切入,更容易被用户所接受。
Pilot 智能耳机的硬件包含了双重降噪的迷你麦克风以及过滤周边噪音与杂音的模块,它采用了语音识别、机器翻译以及语音合成等技术,除了生产制造在深圳之外,所有设计研发都是在美国完成的。



Pilot 即时翻译耳机,通过蓝牙技术连接智能手机;左耳机负责即时接收对方的语言,并传送到手机专用 App 翻译,再把翻译结果传到右耳机读出。目前这款产品支持五种语言,分别是英语、法语、意大利语、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而中文的,需要等到明年才行。不过这应该是个挑战巨大的工程。另外,翻译的流畅度还有待确认,翻译的效果还取决于云端处理的速度。
Pilot 神奇耳机除了具备翻译能力外,也可以当作一般音乐耳机使用;提供红、黑、白共三款颜色选择。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3月3日星期五

Snap 上市第一天股价就涨了 40%,他们还要做无人机

当地时间 3 月 2 日,纽约证券交易所的里里外外挂上了大幅的亮黄色装饰画——这是阅后即焚软件 Snapchat 的母公司 Snap 的主色调。



上午 11 点,公司创始人 Evan Spiegel 站在大屏幕前敲钟,Snap 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 SNAP。

开盘前 Snap 给出的股票价格是 17 美元每股,公司估值达到 240 亿美元。更早的时候这个数字一度达到过 250 亿美元。

实际上的开盘价更高,达到了 24 美元,相比 17 美元涨幅 41.2%。按照这个价格计算,Snap 的市值超过了 330 亿美元,几乎是 Twitter 的 3 倍。

到现在,Snap 的股价在 24.5 美元左右,最高飙升到 25.99 美元。

这是华尔街今年第一笔、也是 2014 年阿里巴巴之后最大的一笔科技类 IPO,从开盘后的股价你也能看出市场的反应热烈。在交易大厅中,Snap 摆放了卖智能眼镜的黄色售卖机,一些交易员也戴着 Spectacles 眼镜。



有人认为一片向好的氛围隐藏了风险。华威商学院教授 John Colley 评价说,Snap 是受益于“持有过多资金的机构和个人”,“高估值更体现了流动性而非远大的前景……更像是热钱在追捧 Snap 这样的高风险投资选择。”

Snap 也的确在亏损。公司 2016 年的营收是 4.06 亿美元,亏损 5.15 亿美元,比营收还多。它被看好的地方在于,这个社交网络抓住了年轻人,而且用户规模还在增长。上市前最后一个季度,成立六年的 Snap 有 1.61 亿用户每天使用它,增长了 48%。Snap 也常常被拿来和 Facebook 对比,创始人 Spiegel 被比作小一代的扎克伯格。

但 Snap 自己认定是一家相机公司。“我们相信重新发明相机是代表我们改善人们生活、交流方式的最好的机会。”Snap 在招股书最开始的地方这么形容自己。

Spectacles 眼镜在招股书中也被提及 45 次,Snap 说他们计划今年扩大这款智能眼镜的销售。眼镜售价 130 美元,不到 Google Glass 的十分之一。唯一的功能是录像,拍摄好的 10 秒视频能直接传输到 Snapchat 上去。相比已经失败的 Google Glass,它更像一个简单易用的玩具。

而 Snap 也打算围绕相机做更多的产品。据《华尔街日报》和 Tech Crunch,无人机和 360 度相机也将成为 Snap 的新业务,这两个新产品没有明确的上市时间,还处在早期的研发阶段。按照 Spectacles 的思路,无人机和相机也会更注重好玩和易用。

不过 Snap 自己也对硬件产品没有十足信心,在招股书中把 Spectacles 列为了风险因素,表示无法确保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成功。

无论是无人机、360 度相机还是智能眼镜,目前还没有一个厂商们能真的大获成功。原因在于这几个产品很难触及到普通的消费人群。比如无人机,为大疆提供营收的还主要是有专业拍摄需求的那部分人,而一开始说要做拍照无人机的 Lily 已经宣布破产了。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3月1日星期三

亚马逊和 Google 据说都想让智能音响增加语音通话功能

微信、Skype 等即时通讯应用普遍支持的网络语音通话功能,可能会变成智能音响上的一个服务。

科技博客 Re/code 援引信源消息称,亚马逊计划在几个月后推出一款新的 Echo 音响,可以让用户通过语音指令相互拨打网络语音电话。从上个月开始,亚马逊就在内测新产品。

有些事情还不清楚,包括新产品的设计,用户的使用方式等。例如新的 Echo 是否会新增一个特别的打电话按钮,用户是否需要在智能音响上同步自己的手机号码、通讯录,以便可以拨打电话。

在已经支持的音乐播放、叫外卖等上万服务之外,网络通话听上去是个不错的功能。亚马逊可能是想要 Echo 在家里可以取代家用电话、座机等功能。不过,由于这项功能面临着隐私和监管的相关问题,亚马逊可能不会正式推出。

上个月,《华尔街日报》爆料称,亚马逊和 Google 原本计划在今年给旗下的智能音响添加网络语音通话,但因为涉及到用户隐私、电信监管等因素而搁置下来。亚马逊对这项功能可能很有兴趣,据说从 2015 年就开始了研发。



但新 Echo 的推出看起来更像一回事了。从去年年底开始,亚马逊接连 3 次被爆出要出新款 Echo 音响,会跟前代产品不同。如果这些消息属实,这将是 Echo 系列的第三代产品。上一代两款产品 Echo Dot 和 Amazon Tap 在去年 3 月份推出,主打的卖点之一是便宜。

新 Echo 的产品设计似乎还没有确定,有说要增加 7 英寸触摸屏,也有说要增加摄像头,现在还说要增加网络语音通话功能,看起来亚马逊还在调试具体的产品形态和功能。如果亚马逊按照 1 年发售 1 代 Echo 产品的话,接下来几个月可能会发新品。


2017年2月28日星期二

布达佩斯退出 2024 奥运申办,奥运不再是你想的样子

不夸张的说,2008 年奥运会已成为奥运历史上一个分水岭。因为很难想象再此之后,会再有主办方倾举国之力来举办一次奥运会了。

作为现代奥运会的发起国之一,匈牙利政府已经宣布放弃了 2024 奥运会申办权,布达佩斯成为继美国波士顿、德国汉堡、意大利罗马后第四个弃权的主办城市。这一决定是在经过了全民公投后作出的让步,一个反对申奥的匈牙利非政党团体 “Momentum” 在二月中旬收集 26.6 万人签名的请愿书,这个数字是匈牙利法律规定的公投发起所需请愿人数的近两倍。

“举办奥运会关系到每个纳税人,因此必须尊重全民公投的最终决定。” Momentum 组织领导者 Andras Fekete-Gyor 表示。匈牙利人民认为政府无力承受这一预计耗费数十亿美元的项目,随之而来的大兴土木建设也可能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后奥运时代的里约就是摆在眼前的前车之鉴。



而此前接连退出申奥的波士顿、汉堡和罗马也都是办赛成本超支的问题,德国汉堡也同样举行了公投活动。

从 2008 年国人印象中百年圆梦的香饽饽,到如今只剩下巴黎、洛杉矶两家竞争的烫手山芋,奥运会赚不赚钱的讨论,至少从主办城市的角度已经给出答案了。或者换句话说,在未来奥运主办的主题和思路都要变一变了。不出意外,北京奥运将成为你记忆中最璀璨的一届奥运会。



关于奥运会如何变成一门生意,现在还是不是一门好生意,你可能会看到一些看起来冲突的数据和事实。

比如说,虽然里约奥运的收视率比往年差很多,但却是有史以来广告卖的最好的。体育相比其他内容依然是电视转播的优质资源,但从电视收视的整体环境看,好时光确实一去不返了。

电视观众的平均年龄在不断上升,这对于奥运赞助商的积极性也是不小的打击。在举办地之外的市场里,奥运已经不再是广告商非得拼着去钻政策漏洞也要赶的热点了。

以中国观众为例,对奥运会的关注度在 2008 年已达到顶点,奥运那种令人激动地不能自已的魔力已经消失了,我们在微博、在朋友圈谈论转发的并不是这项全人类赛事本身,而是表情包、是段子和语录。

至于眼前的东京奥运会,据说已经超过北京成为最吸金的一届奥运会,至少已得到了 34.5 亿美元的赞助(这个数据还在继续上升),但同样不能被忽略的一条消息是:2020 年东京奥运会组委会会长、日本前首相森喜朗在参加电视节目时表示,东京奥运会的运营费用将由计划的约 3000 亿日元大幅增至约 5000 亿日元。为了确保收支平衡,东京奥运需要寻找更多赞助商。

您可能感兴趣:






Xbox One 出了新的会员服务,按月给钱玩游戏?

微软在 Xbox One 主机上推出了新的包月服务 Xbox Game Pass,开始做“游戏订阅”了。

不是按照单个游戏付费,而是每月交 10 美元(约 68 元),就可以在 Xbox One 主机上玩到 100 多款游戏。



新服务看起来不错。

在主机游戏开发商方面,除了微软自家的 Microsoft Studios 外,官网提到了 2K、卡普空、SEGA、万代南梦宫等 11 家知名的游戏开发商。目前确认会上线的游戏覆盖了 Xbox One 和 Xbox 360 的游戏,其中有不少大作,包括《光晕 5:守护者》、《NBA 2K16》、《收获日 2》、和《剑魂 2》等 10 部。

微软这项新服务每月会更新游戏作品。因此,如果会员对 Xbox Game Pass 内的游戏感兴趣,购买时可以享受到购买优惠,游戏本身打 8 折,后续新的资料片打 9 折。

类似的包月服务,主机厂商和主机游戏开发商已经有不少先例。

索尼在 3 年前推出了 PS Now,支持 450 多款 PS 3 游戏;游戏公司 EA 也有相似的 EA/Origin Access 服务。

但微软的 Xbox Game Pass 包月服务跟索尼的 PS Now 不同,购买了这项服务后,Xbox One 主机的用户还是需要将游戏下载到本地主机上,而索尼不需要下载,通过后端的服务器直接在云端提供游戏。这也是索尼的 PS Now 服务最被诟病的问题,连接不稳定。

微软称,Xbox Game Pass 这项新服务预计将在今年春季发布,但没有公布具体上线时间。


新的 Xbox Game Pass 更主要的目标看起来是为了鼓励玩家体验,并且以折扣优惠卖更多的游戏,这对于主机的销量功能可能有限。

销量对于微软的 Xbox One 主机来说,还是摆在眼前最重要的问题。靠低价销售主机,加上捆绑游戏,确实能在短期内将销量推上去,但始终比不上竞争对手索尼。PS4 仍旧是目前卖得最好的主机,去年的圣诞购物季销售量还创了纪录。

微软提升销量的机会,可能就是今年圣诞季会推出的新主机天蝎座了。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22日星期三

Pokémon公司将推出新手游,鲤鱼王成了主角

鲤鱼王是《精灵宝可梦》中一种相当弱小却拥有极高知名度的精灵。虽然它只会不停跳来跳去,几乎没什么攻击的绝招,不过呆呆的眼神,再加上进化后的逆袭,让它和呆呆兽、可达鸭等一样拥有了迷之人气和存在感。

Pokémon 公司就将以鲤鱼王为主角,推出一款《精灵宝可梦》衍生手游《跳跃吧!鲤鱼王!》,游戏的宣传网站已经公开。

不过不同于一般的网站游戏预告,整个游戏新作的讯息都是以一纸新闻呈现的。


“新闻”的标题名为《号外!迷之洞出现!!在和平的小镇上,这到底是……?!》。根据这则报道,某月某日,一位 27 岁的钓鱼者在小镇发现了最大宽度约为 90 厘米(这就是鲤鱼王在《精灵宝可梦》游戏里的长度)的两个奇怪的洞。他表示自己早上听到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并感受到轻微的震动。当他去查看声音来源时,就看到了地上有着神秘形状的洞。当地政府目前正在调查真相。

在整个新闻版面的左下角还有一则鲤鱼王外形的鲷鱼烧广告,如果你点击这则广告,就会打开一个会自动播放《 I LOVE 鲤鱼王》歌曲的页面——这是官方在去年 7 月为鲤鱼王推出的呆萌主题歌曲。


负责开发这款游戏的是一家位于东京的独立游戏开发商 Select Button,此前曾经推出过一款下载超过 500 万的魔性休闲游戏《活下去!翻车鱼!》。在这款操作简单的像素风格的手游中,玩家要养成一只看起来相当蠢萌的翻车鱼,并且努力把它养成世界最大的 2.5 吨级别。

不过虽然说是养成,但游戏在设计上也会“鼓励”玩家不停地让翻车鱼死,从而收集翻车鱼的死亡图鉴。玩家会遇到翻车鱼因水太冷而死、吃太多墨鱼而死、受到落水时的冲击而死等各种各样充满槽点的死法。在翻车鱼死亡后,玩家将收到一笔补偿金,然后再次开始。因此玩家也会陷入一种既想让它死又想让它活的烦恼之中。

这次的新游戏《跳跃吧!鲤鱼王!》和《活下去!翻车鱼!》的名字十分相似,虽然官方这次没有公布具体的玩法,不过很有可能它也会是一款很魔性的游戏。

这款手游预计在今年春季上线,并且会登陆 iOS 和 Android 平台。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16日星期四

出差的人越来越多用 Uber、Airbnb 打车订房


Uber 和 Airbnb 提供的服务早已不新鲜了,但在差旅领域,这两项服务进入得并不快。

最近差旅服务公司 Certify 和全球差旅协会分别发布了 2016 年差旅用户的数据报告,过去一年,他们的使用习惯发生了一点大的变化。



根据 Certify 的调查数据显示,2016 年最后一个季度,Uber 成为了美国差旅用户最喜欢用到的出行服务。它的比例占到了 52%,如果再算上 4% 使用 Lyft 服务的差旅用户,使用打车软件打车的用户比例占到了 56%,超过了传统的租车和出租车服务。相较于去年同期,这个比例增长了 33%。

这也让打车软件提供的出行服务第一次成为差旅用户的首选服务。

此外,全球差旅协会调查了 2016 年美国、墨西哥、德国及日本等 8 个市场上差旅用户的使用习惯,报告发现尽管目前近 7 成企业不报销企业员工在 Uber、Airbnb 上支出的费用,但这个比例在减少。

自 2016 年 6 月以来,为员工报销打车软件(Uber 和 Lyft )打车费的企业数量增长了近 15%,报销在 Airbnb 等类似住宿预订平台费用的企业数量也增加了 20%。

此外,该协会的另一份报告发现,调查中有 24% 企业新出政策支持报销 Uber、Airbnb 这类平台产生的差旅费用,但只有 12% 的员工相信这些政策是有效的。

尽管目前仍有 7 成公司不允许员工出差时使用共享经济平台提供的服务,但差旅用户更愿意使用这些平台的服务。

传统的酒店主要争取经常出差的人群,这些人通过公务出差累积酒店积分、成为高级会员。当自己出去玩的时候可以用积分换免费房间、升级到更好的房间、获得免费早餐。

但对于一些没有明确差旅报销政策、没有和连锁酒店集团谈下协议价的小公司来说,使用 Uber 或 Airbnb 来打车或订房间是更经济的一种选择。

2016 年第三季度,差旅用户平均每单 Uber 的费用约 24.75 美元,Lyft 约 24.99 美元,而相比较而言出租车则更贵一些,平均费用为 34.62 美元。

而作为一个有持续出行需求的用户群体,Uber、Airbnb、滴滴等公司近两年也开始与酒店、差旅公司合作。

Uber 2015 年就开始与喜达屋酒店合作,允许酒店会员打车换酒店积分。而 Airbnb 也找来美国运通商旅、法国嘉信力等差旅公司合作,为差旅客户预定报销提供服务,并先后找多家航空公司合作,预定 Airbnb 房间累计航空积分,其中包括全美第二大航空公司达美航空等。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10日星期五

腾讯看上了印尼的一家出行公司,除了打车之外它有什么特别?


中国的互联网企业盯上了东南亚市场,这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根据 The information 的报道,腾讯正在与印尼最大的“摩的”应用 Go-Jek 谈判,准备投资。




Go-Jek 正式成立于 2010 年,最开始它只是一个出行应用,通过当地的摩托车驾驶员来满足用户的即时性需求的服务,目前平台的摩托车资源数量超过 20 万辆。

随后它的业务线扩展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购物、配送食物、快递包裹、家政保洁、美容护理甚至是按摩服务( GO-Massage)等方面。Go-Jek 在 2015 年 4 月推出的 Go-Food 服务已经和 15000 多家餐厅结合,其中包括了 20 多种餐厅分类。它直接整合在了打车服务 Go-Jek 当中,在应用当中你能通过“Near me”选择距离自己最近的餐馆。

由于印尼当地电子信用卡的渗透率不足 2%,去年四月, 他们还发布了自己的电子钱包—— Go Pay,目前已经成为了印尼当地的主流支付方式。

此外,Go-Jek 通过收购公司来拓展自己的业务范围,收购了印度的一家医疗保健创业公司 Pianta 以及印尼医疗健康企业 HaloDoc。HaloDoc 原本是印尼一家医疗科技公司,用户可以在平台上申请医疗实验服务,通过聊天、语音和视频通话与医疗专业人士沟通。完成这几笔收购之后,Go-Jek 也开始尝试进军医疗服务方面(比如药物配送)等。

Go Jek 背后的主要投资方是红杉资本,在上轮融资当中,融资总额超过 5.5. 亿美元,估值超过了 13 亿美元,是印尼地区出现的第一个独角兽企业。

不过,在东南亚市场,它仍然面临着非常激烈的竞争,来自新加坡的打车公司 Grab 拿到了滴滴出行和软银集团的大额融资。本月初,Grab 称它会在接下来的四年内在印尼市场投资 7 亿美元,Uber 退出中国市场后,也将通过和本地的士合作等方式来提高在这个市场的存在感。

印尼是东南亚地区中人数众多的国家,它一共拥有 2.5 亿人口。根据淡马锡的一项调研表明,东南亚地区的互联网人数将在 2020 年达到 4.8 亿。印尼的打车市场也将从 2015 年的 8 亿美元扩大到 56 亿美元。

在中国出行市场大局已定、需求逐渐饱和的形势下,东南亚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增长空间是吸引阿里巴巴、腾讯这些中国互联万企业在海外寻求投资的重要原因。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Google 的官方应用商店 Play Store 又一次要进入中国了

TheInformation 最近从两位知情人士那里获悉,网易正跟 Google 公司接触,可能会在国内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推出符合中国审查标准的 Play 应用商店。

从 2014 年到现在,这至少是第三次传出 Google Play 要进中国的消息了。

退出中国市场近七年,原本属于 Google 的应用和游戏分发业务早已被国内互联网巨头和手机厂商瓜分完毕。

根据应用经济研究机构 Newzoo 去年 12 月发布的报告,腾讯应用宝、360 手机助手、百度手机助手分列中国 Android 应用商店的前三名。

小米、华为、OPPO、vivo 凭借每年几千万不等的智能手机出货量,也在应用商店分发领域占据相当比例的市场份额。




出厂即预装在手机里的那些应用商店,能获得几乎所有的系统权限。它们获取商业收入的主要方式是,向应用或游戏开发商收取广告费。

一般而言,手机出货量越大,应用预装或商店广告位展示所需的费用也就越高。

OPPO 去年因为销量暴涨,OPPO 应用商店将计费模式由按广告位改成了按天竞价计费,上无封顶。首页中数量不多的横幅广告,单条展示一天一般需要 7 万元左右,比 2015 年翻了两倍多。

再以未上榜的魅族为例,2016 年魅族一共卖出了 2200 万台手机,虽然只比 2015 年多了 200 万却扭转了亏损局面。

魅族副总裁李楠告诉好奇心日报,除了手机硬件销售本身,魅族应用商店及软件增值业务对公司营收增长的贡献也相当可观。

相比之下,那些独立的第三方应用商店都过得不太好。

豌豆荚去年 7 月被阿里巴巴以 2 亿美元收购,这与其历史最高的 15 亿美金估值相去甚远。在 Newzoo 的这份榜单里,豌豆荚的市场份额甚至还不如需要科学上网的 Google Play Store 高。

作为四大门户网站的网易、新浪、搜狐、腾讯都在智能手机发展早期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但只有腾讯的应用宝活了下来。

除了借助 QQ、微信等社交应用流量进行推广,应用宝还跟三星、锤子、回归不久的诺基亚等厂商合作,为它们提供应用及游戏下载服务。

而网易没有自己的手机业务,无法为中国版 Play 商店提供预装。

即便是那些出货规模不及魅族的厂商,比如 360、锤子、一加、中兴等,也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应用商店收入,转而预装特别版 Google Play。

换个角度讲,网易最赚钱的手游和电商业务尚且需要在别家商店中做推广,现在联合 Google 做一个中国版 Play 商店再推广自己的游戏和电商产品,明显是舍近求远,还不一定能比前者更省钱。

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很难看出网易跟 Google 合作的内在动机。

对于 Google 而言,如果真的想回归中国市场,它需要的可能不只是网易这样一个本土合作伙伴帮忙解决监管和政策问题,还要投入足够多的资金、人力和耐心。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2月2日星期四

Facebook 看准了单身人群,刚分手可能还会看到更多旅行广告

刚分手的人们,你们在Facebook 眼中更值钱。

Facebook 日前在博客上发布了一份关于单身狗的数据报告,当然在这份报告中,它也看上了单身狗们空闲时间的商业价值。

这份报告的数据主要来自于英国、法国、荷兰等五个国家的用户数据。Facebook 从用户中筛选出那些在 Facebook 上公开表达自己分手的用户数据得出结论称,刚分手的用户上 Facebook 的频率会比恋爱时高。这意味着单身狗们有更多的空闲时间可以卖给广告主。




博客中 Facebook专门为广告客户们提出了些广告投放建议。

Facebook 称通过统计调查发现,分手的人购买旅行产品的意愿更强。尤其是刚分手一个月的用户他们分手后购买与旅行相关产品的数量较一个月分手以前多了 25%。55% 的受访者称,旅行可以帮助他们从上一段恋情中缓过来。

Facebook 在博客中建议客户给这部分单身狗们定向都放旅行产品的广告,它会收到不错的效果。

这个每天全球有 12 亿人在使用的社交网站,它的用户增长已经快接近天花板。

前不久 Facebook 刚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去年第四季度营收 88.09 亿美元,增长达 51%,但这个增长速度从去年第三季度就开始放慢了。要想保住未来的增长,为扎克伯格做 VR、人工智能赢得一些时间,从现在的用户身上赚更多点钱成为了 Facebook 现在想出来的办法。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1月19日星期四

以在印度生产 iPhone 为筹码,苹果想要的优惠政策可不少

说了好久的苹果准备在印度建厂生产 iPhone 的事情,终于要有些眉目了。

福布斯(Forbes)最近报道,本月 25 日,苹果将会跟印度政府的高级官员会面,进一步商谈在印度建厂生产 iPhone 事宜。

业内早有传闻称,苹果已经在有印度硅谷之称的班加罗尔选好了一块地。如果跟印度政府的谈判进展顺利,这块地上将建起印度境内第一座专门组装 iPhone 的工厂。

实际上,苹果要在印度本土建厂的消息已经传了一年多,到今天仍然没有实质性进展。

这主要是因为苹果和印度政府之间一直没能就准入门槛、关税优惠或减免等政策达成一致。


路透社去年 10 月获得一封苹果公司 CEO 蒂姆库克写给印度总理莫迪的信。在这封信中,库克详细列出了七条要求,从而让印度的政策环境对制造业更有吸引力。

其中的主要条款包括,准许苹果在 15 年内无需为进出印度的原材料、生产设备和固定资产等支付关税。

苹果还要求印度放松对有缺陷的 iPhone 进口、修复再出口的流程管控。

2016 年 5 月,印度政府正式拒绝了苹果在印度销售二手/翻新 iPhone 的申请,再次重申苹果必须在印度本土采购至少 30% 的零部件,才能开设 Apple Store 零售店。目前,iPhone 在印度的销售绝大部分是通过第三方分销渠道,比如 Redington 和 Ingram Micro 等卖出去的。

对于苹果而言,印度制定的这些鼓励和支持本国制造业的政策,并不利于大规模生产 iPhone。最根本的原因在于,印度暂时还没有像中国一样完整的手机供应链。

大到屏幕和处理器,小到覆盖着摄像头的蓝宝石玻璃,iPhone 要用到的大量元部件都需要从海外进口到印度境内。如果在关税上享受不到一定优惠或减免,苹果在印度投资建厂生产 iPhone 可能没有太大的成本优势。

换句话说,印度政府是否答应苹果提出的这些要求,可能会直接决定是否在印度建厂。

对此,印度各个部门高级官员的意见并不一致。

今年 1 月初,印度商业和工业部部长尼尔玛拉·希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表示,印度政府不会为吸引苹果在印度制造 iPhone 而提供特别的优惠政策。

而本周四,印度信息技术部部长 Ravi Shankar Prasad 说,印度政府对苹果的要求持开放态度(open minds)。

他们争议的焦点在于,如果同意了苹果公司的这些要求,意味着其它手机厂商和科技公司也会要求享受类似的待遇。

这最终会导致印度原本制定的关税政策彻底失效,规则会变成由跨国企业说了算。

距离双方会面还有一周,我们也许用不了多久就能知晓苹果最终是否会在印度建厂生产 iPhone。而这件事也是验证莫迪班底执政智慧的绝好契机。

您可能感兴趣:





苹果在中国开卖 AppStore 礼品卡,还开了微信公众号

苹果在中国市场推出了新产品,AppStore 充值卡。

和你知道的亚马逊、京东、各种超市的礼品卡一样,苹果充值卡提供多种面额,充值之后可以用来兑换付费应用、游戏和 Apple Music 会员资格……也就是说这些服务多了一种支付方式,不需要在 Apple ID 中绑定借记卡、信用卡和支付宝了。

卡的形态有电子和实体两种。为了卖卡,苹果上周一在天猫上线了一个只卖充值卡的全新旗舰店,并没有和卖 iPhone 的那家店放在一起。天猫也推出优惠政策,购卡可以获得 20 倍天猫积分。



一周之后的这周一,线下场所也开始销售实体充值卡,苹果把销售点铺设到了部分经销商、711、罗森、美宜佳等便利店。为了配合中国新年,实体卡会有“限定款”的 88 元面额,包装也会附带一个红包袋。

与此同时,苹果也开了微信服务号,可以购买 50-500 元内任意面额的卡。京东商城也多了一个“ AppStore 充值卡旗舰店”。


至于买了之后怎么用,现在官网上有一个详细的说明。
苹果充值卡对中国以外的用户来说并不陌生,但为什么这时候突然来了中国?一个直接的线索是,部分有需求的中国用户会在万能的淘宝上买卖卡片,但淘宝最近决定从 2 月 1 日起封杀平台上所有的代购 AppStore 充值卡。

给出的理由是有人造假:“充值卡无法使用、无法查询到期时间、货源不明,有些甚至是通过违规使用信用卡方式得来的。损害了消费者利益。”

更本质一点的原因在于,中国市场和硬件之外的服务收入依然非常重要。2016 年 iPhone 越卖越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中国消费者兴趣的减少,苹果在大中华区的年销售额下滑了 17.4%。

但营收的规模还是不小。截止到 2016 年第四季度,中国是美国之外的第二大市场。这其中 App Store 带来的营收额超过 20 亿美元,远远超过美国市场的 15 亿。



苹果所有的硬件收入都在下滑,只有包含音乐、应用、电子书等等的“服务业务”还在增长,幅度超过 20%。只不过,这个增长暂时还填不上硬件销售下滑造成的缺口。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为了好好玩 Nintendo Switch,你要多花多少钱?

任天堂的新游戏主机 Nintendo Switch 售价 299 美元,这个价格还算是能让人接受。但实际上,如果要舒舒服服的体验这个游戏机,除了买游戏之外,你还需要花更多的钱来满足一些近乎必要的功能。

29.99 美元的充电版 Joy-Con Grip

在上周的 Nintendo Switch 的展示会上,新主机设计独特的可拆卸手柄 Joy-Con 被作为重要卖点进行宣传。不过,当时任天堂并没有公布这一手柄如何进行充电和续航时间。发布会后,更多的信息发布:这款手柄续航在 20 小时左右,然后需要进行 3.5 小时左右的充电。
Joy-Con 有两种充电方式:一种是在游戏机主屏幕(也就是游戏机的主体)连接充电线或者放入底座的时候,插在旁边进行充电;另一种,就是放在 Joy-Con 的底座架 Grip 上进行充电。


但 299 美元的 Nintendo Switch 套装组合中的那个 Joy-Con Grip 并不具备这个功能。实际上,这只是一个为了让玩家更方便地使用和放置 Joy-Con 手柄的塑料壳而已。带有充电功能的 Joy-Con Grip 需要额外购买,售价 29.99 美元。
这意味着,一旦你对着电视玩 Nintendo Switch 时候发现手电没电了,你又没舍得花那 30 美元,你就只能把 Nintendo Switch 当一个掌机玩了——这会影响到游戏的画面质量。在这种模式下,画面清晰度只有 720p。
相比 PlayStation 4 柄可以用方便 USB 充电线进行充电,Nintendo Switch 30 美元的手柄充电底座可能很难省了。所幸,20 小时的续航时间部分程度上弥补了充电麻烦的缺点。


69.99 美元的传统手柄

由于 Nintendo Switch 的卖点之一是便携家用二合一,因此手柄和机体设计都很小。这就导致玩惯了传统游戏机手柄的玩家在使用 Joy-Con 的时候会感觉有点小,玩的时间长了以后,可能会有些不舒服。同时,更传统的手柄更加适配那些非 Nintendo Switch 专用游戏。
这时候就需要传统的手柄:Nintendo Switch 专用手柄,售价 69. 99 美元。这并不包括在 299 美元游戏机套装里,同时,比起 Xbox 和 PlayStation 的手柄,这个手柄要贵上 10 美元。


额外的 SD 卡

标准版的 Nintendo Switch 的储存容量只有 32 GB的容量。而《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这款首发游戏阵容里最重要的作品就要占去 13.4 GB 的容量。如果还要尝试其他的大作,比如新的马里奥系列《超级马里奥:奥德赛》,或者《精灵宝可梦》系列,额外的存储卡就成为了必需品。
Nintendo Switch 可以用 SDXC 卡扩充至最高 2TB 的容量(虽然 2TB 的SDXC 还不存在),64 GB 的 SDXC 售价在 30 美元,128 GB 在 50 美元左右。这个视玩家玩的游戏数量,将会支付不同的额外价钱。


79.99 美元的额外 Joy-Con

作为一款强调线下聚会功能的游戏,额外的 Joy-Con 是让更多人同时进行一局游戏的必要选择。虽然可能你的朋友们也会买 Nintendo Switch,但对于有闲钱的人来说,额外备一副 Joy-Con 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否则很多需要左右 Joy-Con 一套的游戏根本不能被用于线下聚会的场景,而 Nintendo Switch 最多支持线下八人同时对战的功能纯粹成为了摆设。


没有绑定游戏的 Nintendo Switch

买游戏机送游戏已经成为游戏机销售的一个重要手段。典型的如 PlayStation 4 Slim 《神秘海域 4》捆绑版,或者 Xbox One S 的《战地 1》捆绑版,都售价 299 美元。然而,Nintendo Switch 目前却没有计划捆绑任何游戏。
任天堂北美总裁 Reggie Files-Alme 解释了他们这么做的原因:除了给消费者更自由的选择,更重要的是为了确保游戏机能够定价在 299 美元。“一旦我们想要捆绑游戏,299 美元售价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他们不愿意将游戏机提高一档定位,升至 349 美元或者 399 美元。

其实《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就是很好的捆绑游戏候选。
299 美元,是如今 PlayStation 4 Slim 和 Xbox One S 的基础价格,可能还随着各种活动有所折扣。任天堂的新主机 Nintendo Switch 从性能上来还不如 PlayStation 4 或者 Xbox One,他们从 Wii 时代起就放弃了性能之争。当时在定价上,如果超过一台性能高出自己的游戏机确实不是太好。因此,299 美元的价格背后,是诸多潜在的额外消费。

这还不包括任天堂未来的在线服务:在主机上市的半年时间内,这种类似于 PlayStation Now 或者 Xbox Live 的服务,将为玩家提供每月经典游戏下载(限定当月体验)、手机 App 支持以及多人游戏和社交服务将维持免费,后续收费细节尚未公布。到时候,玩家还要付上额外一笔钱。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1月12日星期四

诺基亚正为手机开发智能助理,不想把这机会留给 Google

刚刚回归手机市场的诺基亚,最近又被发现正为手机开发专用的智能语音助理。诺基亚公司在今年 1 月 6 日向欧盟知识产权局提交了一份商标申请书,受保护的商标名称是 Viki。
文档显示,Viki 其实是一款数字助理(digital assistant)软件,它可以根据接收到的指令和相关信息用文字界面或语音的形式给出反馈。
从功能描述上看,Viki 的作用跟苹果的 Siri 和 Pixel 手机里的 Google Assistant 非常相近。诺基亚有可能会将这款软件预装到它的 Android 手机当中。



今年 CES 大会上,拥有诺基亚品牌使用权的芬兰公司 HMD 发布了第一款手机产品,诺基亚 6。
它运行着设计样式非常接近原生的 Android Nougat 操作系统。不过, Google 目前还没有将智能助理 Google Assistant 开放给 Pixel 以外的机型使用。

在手机系统增加人工智能的趋势下,诺基亚可选的方法无非两种:引入第三方的智能语音助理,比如微软 Cortana,另外一种就是自己开发。
最近的这份商标申请书似乎暗示着,诺基亚选择了自己开发智能手机助理这条路。

从技术角度考虑,诺基亚面临的挑战颇多。它不能像 Google 那样依靠背后强大的搜索和人工智能技术,对第三方开发者的影响力也非常微弱。
更关键的是,HMD 和富士康合作的诺基亚 Android 手机能走多远还是个未知数。

您可能感兴趣: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iPhone 8 和 S8 的传言又来一波,还有哪些新意可讲?

让手机厂商们几家欢喜几家愁的 2016 年终于过去了。
这一年里线下渠道的手机销量有了突飞猛进的增长,但外观基本上还是老样子:全金属直板机身仍然占据绝对优势。
最大的变化无非是在前面或者背面多了一个摄像头,只不过有些是横着放,比如华为 P9、iPhone 7 Plus;有些竖着放,比如华为 Mate 9、vivo Xplay 6。
还有不少厂商效仿三星,陆续推出了自己的双曲面屏手机,比如 vivo、小米、荣耀、金立等。
关于明年三星 S8 和苹果 iPhone 8 的爆料也层出不穷。从所有最可靠的消息源那里,我们归纳出了这两款机型所预示的几个 2017 年手机行业和产品特点。


手机外形终于会有些大的改变


如果说 2016 年手机行业到底流行什么,那一定是曲面屏和双摄,而不是 iPhone 上的 3D-Touch 压感触控 。
三星用 S6 edge 和 S7 edge 两代产品向全世界证明,双曲面屏是受消费者们追捧的热门卖点之一。
明年,三星的 S8 据传将只有曲面屏版本,而且尺寸可能会增加到 5.5 寸以上。更关键的是,苹果也有很大几率推出一款全新设计的双曲面 iPhone,前后外壳全部为 3D 玻璃,OLED 屏幕由三星独家供应。
这则消息已经被经常发布靠谱爆料的凯基证券分析师 Ming-Chi Kuo 和台湾供应链从业者两方面确认。
不过,双方对这款新 iPhone 的屏幕尺寸各执一词。一个说是 5 寸,一个说是 5.8 寸。而现有的 4.7 和 5.5 两个版本 iPhone 会继续使用 LCD 材质的屏幕。
从根本上,这是由全球 OLED 屏幕模组产能有限决定的。一年卖上亿部 iPhone 的苹果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迅速提升 OLED 屏幕供货量。
如果苹果真如传闻所说设计了一款全玻璃外壳的 iPhone,无疑又会开启一段被其它厂商争相模仿的历程。要知道,今天随处可见的 Unibody 全金属一体化机身,其实是 2012 年发布的 iPhone 5 开创的。
四年多时间过去,手机的工业设计似乎又要回到乔布斯的经典作品 iPhone 4 那双面玻璃加金属中框的“三明治造型”中来了。只不过肯定要比 iPhone 4 更精致、更圆润、更细腻。

拍照会更好玩,但价格也会更贵


今年 9 月 iPhone 7 Plus 的推出,给还在犹豫要不要研发双摄机型的手机厂商非常明确的回答。
它可以提供两倍光学变焦和十倍的数码变焦,用手机拍照时能拍清楚距离更远的景观。
传闻中,明年的 iPhone 8 会增加一个摄像头垂直排布的双摄机型,降噪孔和 LED 补光灯也会摆在机身背部左上角。
实际上,苹果的双摄方案与国内厂商更多采用的黑白加彩色方案并不相同。
华为、360 等厂商虽然给手机增加了专用的黑白图像传感器,宣称可以精准捕捉物体轮廓、提升暗光拍摄效果,但出片率并没有显著增加,双倍的噪点问题也没有很好地解决。
对于手机厂商来说,双摄比原来的单摄增加的不只是一枚摄像头和 CMOS 传感器,它们还要购买专门的双摄算法专利授权,甚至增加专用的 ISP 图像信号处理器以提高计算速度。
这些多出来的硬件物料和研发成本,明年将会直接体现在手机的零售价格上。如果再加上曲面屏的成本,高端手机并不会降低价格。

耳机和给手机充电,都要无线化了


iPhone 7 去掉 3.5mm 耳机孔用无线耳机 AirPods 取而代之,被苹果 CEO 库克称为“大获成功”。
戴上就自动播放,摘下自动暂停,放到盒子里就开始充电,还能进行播放控制和唤醒手机里的 Siri 语音助理。AirPods 让消费者们体验到了未来耳机应该是什么样子。
三星明年的 S8 也准备取消沿用几十年的耳机接口,同时推出搭载着哈曼卡顿音频技术的分体无线耳机了。
今年 10 月,三星还收购了 Siri 创始团队后来创办的语音交互技术提供商 Viv 实验室,准备在 S8 里内置由 Viv 驱动的智能助理,暂定名叫 Bixby。
通过触摸耳机唤醒智能助理,三星似乎也希望能为用户创造类似 AirPods 的佩戴和使用体验。而无线耳机也很可能会成为全球手机用户使用人工智能技术的新入口。
除了耳机的无线化,给手机充电也会变得更加方便。
全玻璃外壳的 iPhone 8 可能会内置无线充电模块,从而避免充电和耳机听歌无法同时进行的尴尬。

您可能感兴趣